李总理热字:简、减、加、新、创、韧

李总理热字之一:简

核心提示:“简”并不单纯指“少”,它意味着清晰的界定。本届政府坚定不移推进政府职能转变这场“简”的革命,就是要给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和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划定施展的边界。

政府之“简”,往往更能激发社会之“繁”生机。

观察本届政府出台诸多政策举措,多数基于“简”这一理念。简政放权被作为施政的“先手棋”、“当头炮”。面对政府在不少领域的臃肿之态,以及错装、乱伸之手,李总理选择的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应对,而是采取釜底抽薪之策——“壮士断腕”自我革命。通过转变政府职能,逐步厘清和理顺政府与市场、社会之间的关系:市场能做的,尽早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要还给社会;政府更多负责创造公平、高效的优胜劣汰环境,不断优化服务,便捷企业和群众办事。

“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李总理去年作政府工作报告读到这句话时,获得代表委员长时间的掌声。事实上,“简”的确是他论述各项施政之策时的热字之一。

“简”并不意味着“无为”,而是休养生息、蓄势待发的“有为”。李总理就此有过精确阐述:千万别搞错了,我所说的“简”,是从孔子那里来的。《论语·雍也》里有一句话,“居敬而行简”。“居敬”,就是大家作为公务人员,首先要在内心敬畏人民;“行简”,朱熹后来说明了,就是不要用太繁多的东西来扰民。

“这与大家简政放权的理念非常吻合。”李总理说。中国传统的政治智慧和现代政府的行政理念,由此产生交集。他进一步说明道: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就是说,太“简”了也不行,就过于简慢、怠慢,就没有法度了。正是在这一层面,李总理强调必须积极有为,简政放权的同时,更要放管结合、优化服务。

一种有法度的“简”,有所不为,有所为。李总理进而告诫手握公权者,要时刻慎用权力,不可“任性”。事实上,削权、放权无异于一场革命。诚如总理所言,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而削权、放权之后,让习惯于审批的公务人员主动适应新的监管、服务角色,同样是一场政府职能转变的革命。

与“简”的理念相适应,本届政府力推三张“清单”管理模式:公开“权力清单”,明确政府该做什么,做到“法无授权不可为”;给出“负面清单”,明确企业不能干什么,做到“法无禁止皆可为”;理出“责任清单”,明确政府怎么管市场,做到“法定责任必须为”。

“简”并不单纯指“少”,它意味着清晰的界定。本届政府坚定不移推进政府职能转变这场“简”的革命,就是要给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和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划定施展的边界。李总理坚信:“政府做事一定要光明正大,决不能再搞‘模糊边界’、再玩‘模糊权力’!”

“纵观中国历史,凡盛世往往都居敬行简、轻徭薄赋。政府施政要义,在于以敬民之心行简政之道。”李总理如是说,“中国历史上的若干次重大改革,其主线都是‘删繁就简’。”

有道是:简的,是有效的。简的,是美的。

李总理热字之二:减

核心提示:“减”源自“简”的理念,但凸显的是实施路径。“减”要出招,招招动的是政府的“奶酪”。

通往“民富”与“国强”,信念上需要持久做加法,但方法上却常常需要从减法入手。这也是本届政府“减”字当头的原因所在。

李总理就任总理后首场记者会回答的第一个问题,便开宗明义阐明立场:现在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多项,本届政府下决心削减三分之一以上。随即他代表本届政府慎重提出“约法三章”:一是政府性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二是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三是公费接待、公费出国、公费购车只减不增。

这一减法逻辑十分清晰:当财政收入增速放缓、民生刚性支出不减反增,那就需要首先削减政府开支。“要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政府就要过紧日子”,“要用简朴政府来取信于民,造福人民”,李总理甫一上任便亮明观点。本届政府施政由此打上鲜明烙印:政府权力要为人民做减法。“减”,亦成为李总理提及最频的字之一。

“减”源自“简”的理念,但凸显的是实施路径。“减”要出招,招招动的是政府的“奶酪”。

这是一个在实际运行中不断提速的过程。原定5年内砍掉三分之一行政审批的目标,两年即告完成,实现总理所说的“言出必行,说到做到”。李总理继而提出新的要求:继续减少行政审批事项,继续减少职业资格许可认定,继续减少红顶中介组织,继续减少不合法不合理收费。力推“三证合一,一照一码”,简化企业办事手续,减轻群众经济负担。2014年以来,国务院分5批取消272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总量减少近一半。

减法甚至有一直做到零的决心:以2015年5月国务院决定为标志,“非行政许可审批”这一概念,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政府权力的“减法”,直接换取的是市场活力的“乘法”。近两年来,新注册企业每天都在12000家左右。

“减”的另一大动作便是减税降费,特别是对小微企业、三农领域实施精准减税。李总理明确说,这本身就是积极的财政政策。他强调:“不是只有增加赤字、搞大工程才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大家给企业减税降费,同样也是积极的财政政策!”

2015年,政府共为各类市场主体减免税3000亿元以上。通过商事制度改革,新注册企业数量呈井喷式增长,不仅让它们“生”下来,还要让它们更多地“活”下来。而此时减税,尤其对这些新生的小微企业来说,就像“及时雨”。政府这样的减法,换来的注定是市场主体的加法,其积极意义表现在,政府虽然可能会暂时减少财政收入,却帮助许多困难企业度过难关,长久来看,也涵养了税源。

“减”不是权宜之计,而是一种新的施政理念。它还体现在其他方方面面的细节中。据《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回忆,李总理总理曾对报告起草提要求,专门强调一点:“做不到的不要写。”

知微见著,“减”的理念无处不在:尤其是最重要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处处体现。

李总理热字之三:加

越来越多的公众正在见证这样一场改变:政府办事部门依托“互联网+”相互衔接,变“群众跑腿”为“信息跑路”,最大限度地便利百姓。

“发展是第一要务”。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故事,本质上是一个发展的故事——也可以称之为“加法”的故事。

本届政府成立以来,这道“加法”题融入了最新的要素,那就是“互联网+”。过去这一年,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商务印书馆等机构主办的“汉语盘点2015”活动中,“年度词”颁给了“互联网+”。美国《华尔街日报》盘点中国2015年五大热词,排名第一的同样是“互联网+”。

一词风行,而它影响的远不止是全社会的词汇和表达。自从李总理总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后,这个“加”便在更深刻地改变着中国。

推进“互联网+”,是中国经济实现转型升级的重大契机,李总理如此界定。在两会记者会上,他形象地比喻道:“站在互联网的‘风口’上,会使中国经济飞起来。”

事实上,被提升至战略高度的“互联网+”,一方面激发出全新的经济模式和业态,标“新”立异;另一方面也担负起改造升级传统行业的使命,推“陈”出新。借助互联网这一催化剂,中国经济的产业格局正在颠覆重塑、新旧动能正在加快转换。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互联网+”行动引导意见》,明确了创业创新、协同制造、现代农业、智慧能源、普惠金融、公共服务、高效物流、电子商务、便捷交通、绿色生态、人工智能等能够形成新产业模式的重点领域,并确定了支撑措施。

“加”意味着融合。李总理一再强调,中国制造只有和“互联网+”深度融合才有前景,“中国制造2025”的前途就在于“+”互联网,即通过互联网借外脑、集众智。“互联网+双创+中国制造2025,彼此结合起来进行工业创新,将会催生一场新工业革命。”他说。

“加”还意味着拓展。正如总理所言:“‘互联网+’未知远大于已知,未来空间无限,每一点探索积水成渊。”

作为这一加法的工具,互联网本身也需要“加”。因此李总理一直力督“提网速、降网费”。可以预期的是,随着宽带网络这一国家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水平的进一步提升,中国经济提质升级将获得更多更广的机遇。

政府自身改革亦可从“互联网+”中汲取能量。李总理要求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中要强化“互联网思维”。大多数审批事项都可以实现网上办理,这意味着生产力的解放。而政府真正要加强的工作就是事中事后监管:通过实施“双随机”抽查,营造更加公平的市场环境。

推动“互联网+政务”,总理不遗余力。在贵州考察时,他称赞当地通过大数据云平台监督执法权力,把执法权力关进“数据铁笼”,也为政府决策提供第一手科学依据。在国家发改委,他亲自按键启动了涵盖全国省市县相关部门的“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在宁夏,他强调要充分利用“互联网+”,让政府服务变得更“聪明”。

越来越多的公众正在见证这样一场改变:政府办事部门依托“互联网+”相互衔接,变“群众跑腿”为“信息跑路”,最大限度地便利百姓。

本届政府施政也由此打上这样一个鲜明印记:政府职责就是不断为人民福祉做“加法”。

李总理热字之四:新

“新”蕴藏着发展的机遇,中国经济需要培育“新动能”、打造“新引擎”。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新经济”概念脱颖而出。

当今时代加速变化:“新”观念接踵而至,“新”事物层出不穷。如何对待“新”,不仅是科研命题、社会命题,也成为重要的政府命题。

李总理总理主持国务院第一次专题讲座,题目是“先进制造与3D打印”——具有代表性的新技术。这可视为观察本届政府施政的一个窗口。其中深意,绝不局限于单纯一项技术。“今天组织这次专题讲座的目的,是希翼大家多了解新事物、了解新情况,在这一过程中不仅学习新技术,更要吸取新理念,并且要和政府职能结合起来创新思考。”总理用一连用了5个“新”阐述此次讲座的意义。

事实上,“新”也的确是李总理各种讲话提及最频的字之一。他毫不掩饰对新生事物的浓厚兴致,也从不回避包容和支撑态度。

“‘新业态’这个词,我最早是从总理这里听到的。”国办一名工作人员回忆。据悉,总理曾“压”下过一些文件,这分明是一种保护。“如果不是他,一些新业态今天可能就不存在了。”这位工作人员说。

李总理立场鲜明地表示,对于新技术引领的新模式、新业态要高度重视。“总不能让新的去适应旧的,更不能让脚去适应鞋。”他说,“政府确实有‘错位’的问题,管了许多不该管的事。一个新的业态、新的事物发生了,本来可以看一段时间,培育一段时间,但大家很快‘管’的手段立即就上去了,这就有可能把这个业态给遏制、甚至扼杀了。”

面对层出不穷的“新”,考验的是政府智慧。对此总理有清醒的认识:当前电子商务、快递等新业态迅猛发展,带给政府工作一个很大的挑战,也带来很大的机遇。在新事物不断涌现的情况下,手握公权者要时刻慎用权力,不可“任性”;要努力提高行政水平,处理好“放”和“管”的平衡关系。

“新”蕴藏着发展的机遇。中国经济需要培育“新动能”、打造“新引擎”。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新经济”概念脱颖而出。

今年2月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总理在强调“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时,首次明确提及“新经济”:“过去大家的政策主要扶持企业的技术改造和就地扩能,现在要提升政策的‘边际效益’,让政策向新动能、新产业、新业态倾斜,大力发展‘新经济’。”

紧接着,2月24日的常务会上,他以新能源汽车破题再次详解“新经济”:中国经济发展到当前这一阶段,传统动能的上升幅度已经有限,但新经济、新动能却正在蓬勃兴起。这两年传统汽车产业的产销增速持续走低,可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产业却实现了爆破式增长——这表明“新经济”正在孕育产生巨大的“新动能”。

本届政府施政,以开放心态,顺应和催生“新”。如今“新经济”破茧而出,并被寄予厚望。正如李总理所言:“大家当前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拐点’,只要让‘新经济’壮大起来,把‘新动能’培育起来,中国经济就不仅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更是‘柳暗花明又万村’!”

李总理热字之五:创

核心提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单指科技、商业、学问等领域的“创”,它尤其在意观念之“创”、制度之“创”。观念和制度创新的魅力就在于,它可以激发亿万民众的创造活力,从而根本上改变亿万民众的命运。

“创”和“闯”,这两个读音相近、内涵相承的字,勾勒出给中国社会带来深刻变革的一种气质。本届政府力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将之提升为中国经济“新引擎”。这个“创”接续的,便是发轫于改革开放初期那样一种“闯”的精神。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上下同欲、戮力同心,破旧念、革陈规、改机制,极大解放了社会生产力和个人活力,为中国“闯”出一条改革开放新路。如今,双“创”接续上了这种精神。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单指科技、商业、学问等领域的“创”,它尤其在意观念之“创”、制度之“创”。观念和制度创新的魅力就在于,它可以激发亿万民众的创造活力,从而根本上改变亿万民众的命运。当初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正是基于此的一种创新。其中所蕴含的放开、搞活的原则,诚如李总理所言,到今天仍然没有过时。而“双创”的根本宗旨,就在于激活社会每一个细胞,实现更充分的就业,让经济社会肌体变得更加充满生机。

这堪称正在书写一个更大的“创”字。别忘了,中国发展到今天,已有13亿多人口,其中9亿多劳动力、1.5亿受过高等教育和专业训练的人才,每年大学毕业生就有700多万。通过推进商事制度改革,近两年来,我国新注册企业每天都在12000家上下。所有这些数据都表明,随着创业创新基数的增大,其所蕴藏的创意和可挖掘的财富也随之增大——这是一座取之不竭的“金矿”。

“30多年前,中国有很多人在改革开放政策激励下,淘到了‘第一桶金’。现在大家正激励大众创造‘新的第一桶金’!”李总理在瑞士达沃斯论坛向各国来宾先容。

一个微观的例证是政府对于“创客”的支撑。李总理是各国中第一位走进“创客空间”的领导人。他在给清华大学的学生创客回信中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核心在于激发人的创造力,尤其在于激发青年的创造力。青年愿创业,社会才生机盎然;青年争创新,国家就朝气蓬勃。

事实上,他本人也被一家媒体形象地称为“创客”。他从来就坚信,亿万民众的创新、创造,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前途与精神面貌。

对于我国大力实施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总理认为,必须把科技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但他每次都会强调,创新不仅指科技创新,同时包括体制机制创新。政府在体制机制创新方面仍然有巨大空间,仍然可以释放更多红利。

“创”联接着新与旧。中国经济要实现“双中高”,必须发动“双引擎”。一方面培育打造新引擎,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另一方面改造升级传统引擎,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通过扩大重点民生领域的有效投资“补短板”,为旧引擎找到新出路,这本身也体现出政策取向的创新。

“创”覆盖了大与小。“双创”不仅带来雨后春笋般的小微企业,大企业通过引入众创、众包、众扶、众筹也加入到这一行列。不仅服务业,工业企业同样也是“双创”的沃土。总理力推的涵盖大中小企业与产学研用的协同创新格局,正加速形成。

“创”打通了内与外。本届政府把创新宏观调控与推进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更加精准有效地实施定向调控、相机调控,防范和化解各种风险,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同时,对于结构调整中凸显的富余但并不落后的产能,李总理通过“国际产能合作”计划,积极寻求全球市场。他表示,中国有巨大的装备能力,而许多发展中国家有工业化需求,发达国家有高端技术和创意,通过国际产能合作把三者需求和利益结合起来,实现“三赢”。这样既可以拉动全球市场需求,也会有力促进世界经济复苏。

某种意义上讲,“创”的气质,就是改革气质的诠释。李总理一句人们耳熟能详的话是:“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他同时还说过一句话:“拒绝改革的人可能不会犯错误,但要承担历史责任。”

李总理热字之六:韧

有许多字可以作为衡量一个经济体乃至全球经济的指标。比如:股市、汇市及大宗商品价格“涨”还是“跌”,进出口“多”还是“少”,预期增速“高”还是“低”,复苏进程“快”还是“慢”。

这些字,国务院在调控宏观经济时当然需要时时关注,总理也经常把它们挂在嘴边,作为研判经济形势的重要依据。但还有一个字,涉及经济的更深远层面和更厚重的含义,李总理格外看重,并高频提及——那就是“韧”。

“中国作为一个拥有13亿多人口的最大发展中国家,经济拥有巨大的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李总理在国内外众多场合给出他对中国经济的核心判断。

正是这样的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塑造了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如此基本面,加上本届政府采取的政策既利当前兼顾长远,即便有少部分中外学者、机构对当前中国经济仍存有这样或那样的疑虑,但对中长期基本面向好看法从未发生动摇。较为普遍的共识是:中国有能力防范经济出现大的起伏,不会出现硬着陆。

所谓内在韧性,一方面如总理所言,中国地域幅员辽阔且产业类型多样,东方不亮西方亮,这业不兴那业兴,经济的支撑并非独木一根,而是“四梁八柱”,具有很强的抗冲击能力和韧性;另一方面指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进程正在深入推进阶段,蕴含着扩大内需的强劲需求。通过供需两端协同发力的结构性改革,可以充分挖掘经济潜在增长率,同时也使实际增长率尽量贴近即期的潜在增长率,从而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

中国经济正在呈现的一些深刻变化,进一步揭示了这种韧性。国内外的经济分析都注意到,尽管中国GDP增速在放缓,但就业却相当坚挺。2015年,中国新增城镇就业人口超过1300万,2016年1月的最新调查失业率为4.99%。经济增速放缓但就业却逆势增长,这颠覆了过去只有高增长、高通胀才能带动高就业的传统认知。一位国际上颇具影响力的美国经济学家表示:“不要低估中国实体经济的韧性和潜力,中国政府正在推进走向长期稳定的发展。”

“韧”不仅是对中国经济自身的描述,同时是对经济活动的主体——人的描述。它指向一种品性和意志。这大概也是李总理格外看重这个字的原因之一。

总理曾在重庆长江码头边与几名“棒棒”交谈。他动情地说:“你们很了不起!每一分钱都是流汗挣来的,是中国人民勤劳的象征。中国发展有潜力,有韧性,最重要的是人民勤劳。推动中国发展需要负重前行、爬坡越坎、敢于担当、不负重托的‘棒棒精神’。”

在溯江而上的航程中,李总理站在船头甲板上对随行人员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这需要大家坚定逆水行舟的勇气和信心。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的航程也是这样,一路飞行要不断涉险滩,过暗礁,闯激流。”

常怀忧患意识,又要保持必胜信心。这样的探索前行,靠的正是韧性。“韧”,构成中国经济乃至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精神层面的一个核心意象。

2016年“两会”前夕,李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分析当前经济形势后,铿锵有力地表示:这几年每年都有困难,但年年都顺利闯过来了,今年面对困难,更要激发韧性和斗志。“有事了,咱也不怕事,反而把神经绷得更紧、注意力更加集中。这时才最能体现大家的韧性。中国经济从来都是在挑战中成长的。每逢困难会更加坚韧,越遇挑战会越战越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