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会议解读: 金融监管重点或从金融机构转向融资需求主体

摘要:本次会议的工作重点发生了变化,即将侧重点从金融中介机构转向从源头来控制融资举债扩张冲动,国信证券董德志认为这或意味着政策也将从“紧货币政策目标+宽信用扩张现实”的组合向“中性货币政策目标+紧缩信用扩张现实”的组合转变。

据新华社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4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中共中央总书记习大大主持会议。

对比今年4月25日一季度政治局会议内容,两次会议都强调了金融监管并督促加快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但此次会议要点出现以下变化: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此次会议继续强调要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但新提出要紧紧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更多运用市场机制实现优胜劣汰。本次公告也提及“要深入扎实整治金融乱象,加强金融监管协调,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水平”,但是对于金融中介机构的重要度排在僵尸企业处理之后。此次会议新强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称要积极稳妥化解累积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有效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新增对外资和民间投资的表述,会议称要稳定外资和民间投资,稳定信心,加强产权保护,扩大外资市场准入,增强营商环境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对此,国信证券的宏观与固收分析师董德志解读称,本次会议的工作重点发生了一些变化,即从更侧重于对于金融中介机构的管理和整顿转变为更注重于从源头来控制融资举债扩张冲动:

无论从前期的金融工作会议还是当前的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来看,未来时期经济去杠杆依然是重要工作,但是立足重点不同会对整体资本市场产生不同的影响,如果更多的强化于从金融中介机构端的控制,而不控制融资需求主体(企业以及地方政府)的扩张冲动,相当于政策组合是一种“紧货币政策目标+宽信用扩张现实”的组合,对于利率必然产生上行冲击,并挤压民间投资。

而从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以及政治局会议来看,将控制融资需求主体的扩张冲动放在首位,相当于降低无效信用扩张,更类似于一种“中性货币政策目标+紧缩信用扩张现实”的组合,对于利率的平稳回落具有重要意义,同时无效融资需求以及僵尸信用的排除也更有利于民间融资主体的合理有效扩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